差异,让我们成为独立的人

  • 编辑时间: 2020-07-08
  • 浏览量: 215
  • 作者:
差异,让我们成为独立的人 很多人,其实都是在浪费你的时间
父母、情人、公婆、夫妻、朋友……这些原本以爱、以善为起点的关係,却不知从何开始让你倍感压力,充满负担。你仍然关心他们,但相处起来却痛苦至极。
 

书籍资讯:《我决定,生活里只留下对的人》

立场的差异没有对错

时间让原本互动良好的两人,慢慢从亲近走向隔阂、疏离。除了时间之外,还有一种状况也经常出现在关係中,让关係产生质变,那就是「立场」的差异。立场,包含着彼此的信念、期待、需求、价值观等,所有有形、无形的个人观点与态度。以买卖房屋为例,买方的立场就是价钱越低越好,而卖方的立场则是成交价越高越开心。这两个人的立场是对立的,但并没有所谓对与错,也没有人需要迁就谁,一旦有人觉得委屈,买卖就会破局。双方都有权利去寻找符合自己福祉的合作对象,不必坚持在错的人身上,要找对的答案。

双方越了解自己的需求和状态时,就越能够就事论事的讨论,不会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或拒绝对方的要求。因为他们知道对方并不是故意为难或讨厌自己,而是对方所代表的立场,让他出现这样的反应,也不会无限上纲自己的期待,一昧的要别人配合自己。于是互动就会是愉快、满意的。

可是同样的态度,我们似乎很难把它放进关係中去理解不同立场的人,究竟考量的是什幺?而当你觉得不舒服时,你还有没有必要一定要留在这个游戏规则里呢?

主管与下属

冠华是一家影视製作公司的主管,力弘在他底下工作已有三年的时间。冠华记得当年面试力弘时,他充满热情,不计任何报酬,一心只想进冠华公司,大展电影长才。冠华看完力弘过去的作品集后,非常欣赏力弘的才华,因此录取了他,交办给他不少的专案。

但一起工作后,两个人却经常为了作品有争执。冠华希望作品能够获得越多人认同越好,观众喜欢,投资才可能回收。可是力弘却认为太过商业化的作品,呈现不出作品的高度与格调,一昧的讨好观众,无法引领市场。

冠华懂力弘的坚持,可是他上有老闆,下有其他员工需要交代,不可能一直做不赚钱的事。而力弘觉得冠华握有资源,却不好好利用,没有冒险和开创的精神。为此,他们两人私下沟通的频率不计其数,可依旧没有达成共识,到最后关係变得非常僵几乎零互动。

你会认同谁的立场呢?是冠华身为主管的压力,还是力弘在第一线执行的坚持呢?

这个问题是无法用二分法来解答的。如果我们只站在冠华的位置,要力弘懂得识大局,调整自己的想法,那等于是告诉力弘,拿掉那些无谓的理想和相信,只为钱工作就好,不用追求什幺热情与灵魂了。但这样敷衍的态度,怎幺可能会创作出好作品,为公司带来机会和名声。可是反过来,单就力弘的角度出发,不管公司的营运与压力,只追求艺术的成就与高度,那幺对于拿钱出来投资的股东又该如何交代?而且公司如果不赚钱,又有什幺资源可以继续支持艺术的创作?

放手,才能真正成就自己

任何决定都没有真正的对错,只要清楚自己的出发点为何,并负起全责,就是成熟的表现。

假使力弘已经试着理解公司的立场,调整自己的风格,却发现自己越做越不快乐,那幺他早点认清这个地方和他的理念不同,提出离职,重新寻找一处能满足他梦想的环境工作,反而能让这段经验成为创作的养分,而非耗损热情的挫折。或是冠华确认力弘无法配合公司走向,为了保持营运动能,请力弘先行下车,不用彼此迁就,顾此失彼,都是相对比较平衡的做法。

儘管分离会带来不小的变动,可拉长时间来看,却能帮助他们更了解自己,并明白委屈是不可能求全的,求全也不必然需要委屈。勉强在一起只是相互折磨,倒不如早一点认清,放手,祝福彼此有更好的未来。

那些切不断的关係

若是和自己的家人发生立场上的矛盾,情况往往就变得更複杂与棘手。

芸亭是一个乖巧的女孩,成绩很好,父母希望她继承衣钵,将来当个老师,平平顺顺过一辈子。可她却对文学有极高的兴趣,很小就开始写小说,因此想念中文系,爸妈却以出社会难找工作为由,反对到底。为了不让爸妈失望,芸亭勉强自己读了教育相关科系。可因为没有兴趣,她读得非常辛苦,一想到毕业后,还得努力挤进教职的窄门,更让她觉得忧郁低潮,越来越不想回家,听父母叨念,甚至开始出现自伤的行为。

从心理学的角度,我们可以把这种立场差异理解成,「他人期待」(爸妈)和芸亭的「自我认同」,有很大的落差。所谓「他人期待」,指的是他人对我们行为的看法,觉得应该怎幺做才是对的、好的。而「自我认同」,则是我们对自己认定,需要达到某种条件或标準,才会让自己感到满足或有价值。

爸妈对芸亭的期待是乖乖念书、考上教职,当一个平凡、安稳的老师。可是芸亭对自己的认同,却是成为一个小说家,穷其自身的才能写出一个个动人心弦的故事。

当两者有巨大的落差时,在关係中较无权力的当事人便会面临强烈的内在冲突。一如芸亭,她既不能把书读好、当一个称职的老师,证明爸妈的看法是对的。可另一方面,当她选择搁置学业,自我放逐时,她也背叛了自己,无法维持过往认真负责的自我概念。在毫无出口的情感拉扯下,她只好透过自伤,宣洩内在的痛苦。

叛逆与割捨,是为了长出真正的自己

在长期沟通无效的情况下,芸亭必须面对一个难题是,否认自己的认同以维持和爸妈的关係,还是勇敢选择自己的路,短时间不被爸妈谅解?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可当事人的决定,却攸关一生的命运。

适时的叛逆和割捨,虽然会带给关係很大的冲击,但藉由激烈的讨论,我们也才有机会听见彼此心里最真的在乎。倘若因为害怕冲突,隐忍,维持表面和谐,赔上的是最珍贵的人生主导权。

《假性亲密关係》作者史秀雄认为「从一段痛苦的关係逃脱,就像是被鳄鱼咬着大腿,如果不抱着牺牲这条腿的觉悟,很可能会丧命。」这段话看起来很耸动,却是许多东方孩子需要有的领悟。毕竟我们都成长在一个人际牵绊非常高的社会,很容易内化许多外界的期待,压抑自己内心真实的渴望,顺着前人的脚步,工作、结婚、生育,尽可能伪装的跟别人一模一样,藉此获得安全感与归属感。但别人感觉满意的人生,不一定是触动你的风景。

时间带来差异,差异是为了长出独立

不论是何种关係,即使是爱得十分浓烈的亲密关係,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发现彼此的差异,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可也因为添加了时间这个因素,两个人才有机会在关係中创造出空间,不再紧紧相连,能拉出一段距离,看见彼此真实的模样和差异。有了差异,你也才能够清楚的认知到,对方是和你不一样的人,而不再是一团模糊的感觉,你们各自有各自的个性和喜好。

当这个真实的模样,被你自己所认同,同时也被他人所接纳时,你就会有信心长出属于自己的独特,不会为了要迎合对方,而改变自己真正的样子。于是你才有可能在这段关係中,有勇气为自己做出选择,并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慢慢长出独立,而不害怕会因此失去对方。

换言之,时间与差异,从来就不是谋杀关係的兇手,他们存在的价值是为了创造分化的机会,让彼此成为一个真正独立、自由的人。

真正破坏关係的不是表面的冲突事件,而是我们不接纳自己,或是别人硬要把我们变成他们喜欢的模样。就像芸亭,当她勉强自己变成爸妈想要的模样时,表面上关係是亲近的,但事实上,她对爸妈藏有怒气。倘若这个情绪一直没被好好处理,以后在工作上遇到任何挫折,她都会回过头埋怨爸妈,觉得是爸妈害自己变成今天的模样。届时,芸亭不仅失去和父母间良好的关係,也无法做自己。与其到最后两边落空,芸亭若能勇敢一点,走一条自己的路,至少她还能保有自己。

一段健康的关係,理论上每个人都应该先找到「自我认同」,然后才开始慢慢了解「他人期待」,进而从中找到平衡点。但在东方文化里,「他人期待」往往大于且优先「自我认同」太多,以至于我们很害怕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经常忙着满足别人的期待,而忘了自己的需要。在我们的社会里,「特立独行」并不是一个太正面的形容词,那隐含着危险与自私的气味,「一样」才代表安全。因此,绝大多数的人喜欢紧紧绑在一起,共同行事,追求齐头式的平等。在这样的氛围下,时间创造的就不是自由与独立,而是纠结与缠勒。于是自我,就在关係中慢慢的窒息、消失。我们的心里住着许多「山寨版的别人」,却很少有「原厂版的自己」。

儘管我们都知道割捨关係包袱并不容易,会引发许多罪恶感和愧疚感,但有时短暂的痛苦,是为了更长远的幸福。就像胎儿和母亲,不管再怎幺紧密,终有分娩的一天。生产的过程,绝对是疼痛的,就像关係的分离不可能不伴随失落。可也因为有了这份决心,我们才能够从「共生」走向「个体化」。

我所谓的「清理心理空间」,是要鼓励大家调整让自己辛苦的内在信念、拒绝无条件配合外界的要求。你不必然每一次都要切割整段关係,但你得有勇气割捨让你不舒服的期待。假使对方仍不尊重,那幺隔离与告别是必要的代价,目的是找回对自己生命的掌控感。

书籍资讯:《我决定,生活里只留下对的人》

杨嘉玲
 国家考试及格之谘商心理师启点文化有限公司执行长彰化师範大学辅导与谘商所硕士身分多元,喜欢游走在感性的谘商师、作家、故事创作,和理性的创业者、讲师、沟通教练之间,寻找生命不同面向的平衡点。擅长透过文字,爬梳人心中複杂的情感;同时,不忘具体的行动与策略,带领个案走出生命的困境与僵局。专长:自我成长、沟通表达、亲密关係、心理界限、生涯规划等议题。着作:《早点这样想,该多好》(大田出版)、《心理界限》(采实文化)、《身体语言,懂这些就够了》、《为什幺我们的关係总是卡卡的》、《别人的情绪,你读懂了吗?》、《冲突对话,你準备好了吗?》(大雁文化)……等。